您的位置: 首页 >> 大数据

极品相师052司机保镖

2020.08.11 来源: 浏览:0次

极品相师 052 司机保镖

唐振东刚打开酒店包厢的门,愣了一下,紧接着就一个人影朝自己扑來。

“师父。”

“小翼,你怎么在这里。”

唐振东沒想到前几天自己到处沒找到的徒弟小翼,竟会在这酒店等自己,很显然,他不是无缘无故到的这里,这里还有一个人,赵琳,她静静的看着自己,唐振东回了她一个微笑。

小翼是被赵琳接走的,宝丽出事后,赵琳就去了宝丽,沒找到唐振东,不过她接到了唐振东的,但是赵琳却沒有放弃,又去了几次宝丽,找到了等候在那的小翼。

那天钟馥莉去找赵琳的时候,小翼就在楼上,他性格很孤僻,除了跟唐振东説话外,很少跟其余人説话,赵琳也感叹小翼身上有唐振东的影子,因为他独处的时候,也总是爱去阳台,一个人静静坐着。

赵琳跟钟馥莉经过那次深聊后,也成了好朋友,在保释的过程中,钟馥莉就给赵琳打了,让她带着小翼到酒店。

小翼简单的把赵琳接他回家的事,跟唐振东一説,唐振东也只能感谢,感谢赵琳的细心,也感谢钟馥莉的相救。

“刚刚我跟小翼説了,让他去读书,他説要先问问你的意见。”赵琳给小翼夹了菜,看着唐振东説道。

唐振东看看小翼,“你愿意去读书吗。”

小翼摇摇头,“我跟着师父,师父去哪我就去哪。”小翼的态度很坚决。

“那就不去。”唐振东自己沒读多少书,高中只读了半天,大学就更不用説了,小翼跟自己还不一样,他身体有残疾,到了学校会成为同学取笑的对象,会更加自卑,不过如果他自己愿意读书,那唐振东也不会説什么,既然他不愿意,唐振东自然不会勉强。

“干脆你到我们工厂工作吧,正好我们工厂大规模招人,我也沒个帮手,我给你俩安排个宿舍,也好过到处漂泊,小翼也可以在公司做事。”钟馥莉喝了口水,説道。

唐振东想了想,“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想我什么也不会做,去了也只能给你添乱。”

“谁説你什么也不会做,你最起码可以开车,你车开的很好。”钟馥莉见到唐振东开车,那晚,很晚了,他开车送自己回去,她永远忘不了在车库门口,他驾驶的汽车停在自己面前那个漂亮的甩尾。

唐振东沒説话。

赵琳本想拒绝,但是她自己一來沒权利拒绝,因为她跟唐振东还沒什么关系,二來钟馥莉也的确有势力,钟家,全国富,人家安排的,当然不会差了,自己断然沒法给唐振东安排一个满意的工作。

赵琳有些自怨自艾,虽然她很高兴唐振东拒绝了钟馥莉,但是也知道他答应是最好的选择。

他有个稳定的地方,自己就不用到处去找他了,也不会有满世界找不到的痛苦,即使他喜欢上了钟馥莉,那好像也沒什么,一來钟馥莉长的比自己漂亮多了,二來人家的家世也不是自己能比的。

最主要是她邀请他,并不是单独邀请他,而是跟小翼一起邀请的,这样,唐振东肯定会跟小翼住一起,那自己还有什么担心的呢。

想到这里,赵琳也想开了,“是啊,你就到钟姐姐那里去多好,最起码可以让小翼稳定下來,不至于跟着你东奔西走,而且那环境也好,总好过在练歌厅那样鱼龙混杂的地方。”

赵琳对唐振东的感情,钟馥莉也清楚,她沒想到赵琳也会帮着自己説话,看來她是真为他考虑,钟馥莉也diǎn头道,“对呀,咱们都是好朋友了,我到河源也有些人生地不熟,而且公司刚刚起步,事情也多,正好你可以帮我一下,你看行吗。”

“行,不过”唐振东犹豫了一下,“不过我沒驾驶证。”

“啊。”钟馥莉惊讶的嘴张大成型,正因为钟馥莉知道唐振东的驾驶水平好,所以才出主意让他做司机,但是唐振东却説自己沒驾驶证。

“沒证现学一个,很容易。”赵琳也在旁边帮腔。

唐振东想了想,“那好吧。”

唐振东有个想法,那就是在正义得不到伸张的时候,自己就來主持这个公平正义,他相信人在做,天在看,自己做的这些是替天行道。

但是就算是替天行道,也不能整天在大街上溜达,去寻找抢劫或者小偷小摸的,那耽误时间不説,而且还不一定能碰到。

现在的社会法制已经比较完善,社会的公平正义很多时候都能得到伸张,不过徇私枉法的情况也不可能避免,这个时候,自己就会站出來,暗地里去帮这些人伸张正义。

现在的情况,还是需要找个比较稳定一diǎn的活,自己饿不死,但是小翼正好是长身体的时候,不能饥一顿饱一顿。

事情就这么説定了,赵琳高兴,钟馥莉更高兴。

饭后,赵琳自己回了家,钟馥莉则带着唐振东和小翼去了一趟位于福新工业园的哇哈哈河源分厂,这里的施工正热火朝天,钢结构的厂房已经盖好了两排,还有办公室正在施工,宿舍楼也早就做好了规划,在办公楼主体起來后,宿舍楼也将开工建设。

“这就是我们哇哈哈的河源分公司,再有一个月,我们订购的全自动灌装流水线,就将运來,开始安装调试,很快我们的第一批产品也将面世。”

钟馥莉谈起工作展望,很有女强人风范,“不过宿舍还沒动工,你们也只能先住在酒店了。”

“太麻烦了,我们随便找个地方住就行。”唐振东不愿意让钟馥莉破费。

“你们是我们哇哈哈的员工,虽然沒签订正式的用工协议,但是也算是我们的员工了,説好的包食宿,那就是必须的,况且你也要跟着我开展工作了。”

唐振东知道这是钟馥莉的好意,他也就不再多説什么了。

“对了,走,咱们先去驾校,给你报上名。”钟馥莉载着唐振东跟小翼两人,找了家驾校,刚准备给唐振东报名,管理报名的就满心不乐意,“我説你这都有驾驶证,过來捣什么乱。”

“啊,有驾照。”钟馥莉一看人家跟交警的全国联系统,唐振东的驾照正处在正常年审中,驾照所在地是鲁省海城。

“不好意思,我以为注销了,谢谢你了,对了,我驾照沒了,这要怎么办。”

“补办一个就行,不过要去当地驾管所,可能转籍也可以,把驾照落户在本市,应该也是可以的,你可以具体去驾管部门咨询一下。”

钟馥莉听到这个消息,很高兴,因为员工不用培训直接上岗,能省好多事,她跟着來,也是顾及到唐振东身上沒有现金,因为那天她听赵琳不经意説起过唐振东出门时候把钱和等物全部留在自己家中。

赵琳不放心,三番五次的寻找唐振东,就想先给他些钱,让他起码三餐无忧,不过唐振东并沒有给她这个机会,当众给,又怕落了他的面子。

找到驾管所,驾照转籍,重新办理,很快就完事,在下班前,正好搞定了这事,新驾照已经拿到了手。

从驾管所出來,唐振东这个新任司机已经是开始上岗了。

“前面左拐。”

“右拐。”

“找个停车场停下。”

一路上,钟馥莉给唐振东指着路,唐振东本以为是准备让自己熟悉下这行政版奥迪a6的性能,但是钟馥莉最后却让他在一处商场停车场停了下來。

“走啊,你。”

钟馥莉下车后,见唐振东跟小翼都坐在车上沒动,催促他道。

“我们在这里等你好了,就不上去了。”唐振东能感到钟馥莉这是想给自己买衣服,但是他能要吗,所以只有坐在车里不下去,小翼看唐振东不下车,他当然不会下去。

“赶紧下去,挑选下工作服,总要合身吧。”钟馥莉也沒隐瞒,大大方方的説道。

“我这身就挺”唐振东本來准备説自己这身衣服就挺好,低头一看,自己还穿着宝丽的工作服,唐振东在宝丽的工作服是套西服,不过这几天一直穿着,皱皱巴巴的不像样子,自己都不好意思説自己这衣服挺好。

“呵呵。”钟馥莉笑了。

唐振东能感到钟馥莉这并不是嘲笑,而只是开心的笑,他明显能够感觉到这一diǎn。

“太让你破费了。”

“呵呵,我们哇哈哈集团河源分公司的席司机兼任总经理保镖,怎么也不能穿的太过寒酸了,这可是代表了公司形象。”

“呃。”自己答应做司机,什么时候答应给她做保镖了,不过人家还准备给自己买衣服,自己要不临时客串一下保镖,也实在説不过去,再説保镖只是捎带的工作,也累不着,唐振东也就默认了自己这个捎带的保镖工作。

先到运动品专柜,给小翼买了一套阿迪,一套耐克。

然后又到楼下的男士专柜,给唐振东买了两套他交不上名字的服装品牌,价值都不菲。

赤峰看白癜风专科医院
先声药业再上市
先声药业上市
Tags:
友情链接
太原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