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工智能

鹅毛般的雪花似天女撒下来的洁白花瓣拳

2020.05.07 来源: 浏览:2次

鹅毛般的雪花似天女撒下来的洁白花瓣,飘荡在这沉重的天空中。这无数的精灵伴着微风的节奏跳着不知名的舞,那曲舞在世界的角落里戛然而止,带来的美却是动人心魄。

无数的光明仿佛都集中到这片雪白的世界,闪闪的光辉似乎都要在这一瞬间释放出来。远处凉亭翘起的飞檐犹如天使的翅膀,仿佛一眨眼便会腾空飞去,这份动感之美给这孤立的凉亭增添了一丝绮丽。

李子明站在一株挂满白雪的大树前,望着远方那片翻滚在天际的寂寂白云,不知在想些甚么。额前的长发零落的挂满琼花似的白雪,一双眼睛里闪着滴滴晶亮泪花。飘起的洁白精灵跳荡在他的身前,显得其身影更加悲廖寂寞。

“子明,子明,你怎么在这?”远处响起熟习的声调,仿佛给这孤单的心灵注入一丝活力,可李子明却一动不动。

“你怎样不理我?你都快把我们急死了!”刘海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带着拿出了,“喂,陈宇,你们不用找了,我找到他了。对,他在海秀呢!好,好,知道了,我挂了。”

“喂,跟你说话呢,还装深沉,怎样,流泪了?”刘海半是关心半是开玩笑的说。

“是陈宇让你来的?”

“是啊,她说她和你说完话后,你就头也不回的走了。你们两个到底怎么回事?”

“我们分手了。”

“甚么?你们怎么分了?”

“她说我们不合适,她找到新的男朋友了。”

……

“我说哥们,人生在世,哪一个人不经历这么一回啊,别太当真。我们青春其实是恋爱的祭品,你如果已在祭台上走过,那么,你的青春也许能够结出青色的果来了。”

“哈哈,刘海,你看那几只麻雀。”刘海不明白的朝李子明看了看,“我已经哭过了,虽然我还不能够完全放下,但最少我有过观众。”说完,他转头向回去的路上走去。身后留下一排印记,像极了一条灵动的蛇。

“喂,子明,明天你有时间吗?”坐在前排的于晓静推了推正在闭目养神的李子明。

“有,干吗?”李子明闭着眼睛,似乎很享受窗外的阳光照在身上的那种奇妙滋味。

“我想你陪我去逛街。”于晓静半撒娇半认真的说。

“逛街是不是你们女生独有的一种消遣方式,而且这不仅是消遣男人的钱包,也是消遣男人的精力。”

“是吗?我主要是消遣一下时间,而你是我消遣进程中的装饰品和运输机器。”于晓静俏皮的望着仍旧闭着眼睛的李子明。

“有意思,你是否是太狠点?”李子明笑眯眯的对着一张艳光四射的脸说。

“无毒不丈夫,何况小女子。”一样笑眯眯的于晓静针锋相对。

“好吧,不过有什么好处?”

“用不用我以身相许。”

“求之不得。”

“哈哈……就这么定了。”

深冬的阳光其实不强烈,却很温暖。街道上的大雪被车轮碾压得平滑如镜,却没有半点儿融化的痕迹。微微的寒风轻轻的吹着,却吹不透被温暖包围的人们。

李子明和于晓静相互搀扶着走在这大道上,光滑的路面给予人们的不仅仅是跌倒的威逼,还有一份莫名其妙的温馨。

“你怎样这么慢,快点行不行。”

“你见过背着一个大壳的蜗牛走得很快吗?”李子明向于晓静提了提手中的几个大袋子。

“别忘了,我可要以身相许的。这样诱人的条件,让你当乌龟恐怕也要心甘情愿吧。”

“别,我不要这条件了,行吗?要真的和你好了,我那帽子还不一箱一箱的,而且还全是绿色的。”

“甚么,要这么多帽子干什么?哼,好啊,你敢骂我水性杨花。”

“别打,别打,谁说你水性杨花了……哎呀。”一边打闹的李子明提着几大包的东西在满是积雪的路面上摔了个大跟头。

“哈哈,叫你说我,这下我可知道甚么叫狗啃屎了。”于晓静笑得前仰后合,似乎一朵艳丽的牡丹开放。

“你这人,一点社会心都没有,见到尊长摔在地上,也不上来扶一把。不知道,你爸妈是怎样教你的。”摔得咬牙切齿的李子明这时候也不忘讽刺人。他捧着自己摔疼的胳膊慢慢的站了起来。

“你才缺家教呢,怎么,摔疼哪没有?我看看。”于晓静打了李子明一下,然后关心的去拉他的胳膊,但却没有拉到。她疑惑的看了看李子明,却发现他愣愣的看着前方渐渐走来的两个人。

“陈宇,你们?”李子明看着相互搀着的两个人,感觉一根尖刺猛的刺进了自己的心,流出的鲜血化成一团烈火燃遍了自己的全部身体。

“子明,你听我说……”望着呆愣的李子明,刘海惶急的说。

“我不是故意的,我们……”一个拳头打断了刘海的话。

“我不想听,本来我以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但没想到是我最好的朋友背叛了我。原来最不可能让人信任的就是朋友。有意思,哈哈……”

李子明已充满泪水的眼睛望向湛蓝的天空,强忍着没让眼泪流下来。

啪!

“李子明,你混蛋。”陈宇扶起跌倒的刘海,心疼似的擦了擦已开始发青的脸颊。

“我告知你,感情是靠两个人共同培养的,不是你一个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是我提出分手的,是我的错。刘海不告知你是怕伤你的心。你别整天自以为是,像全天下都欠了你似的。我已承受够你了。”说完,她拉上刘海就走。

“子明,子明,你别怪我,我自己的感情我也控制不了。你可千万别怪我。”一边被陈宇拉着的刘海还在努力的说着,而李子明就像一尊石像般站在街道那里,他没有想到陈宇会打他,完全没有想到。那样迁就自己的陈宇会用那么大的力气打他。隐隐作痛的脸颊此时已有些麻木了。

“子明,你别这样,别这样啊。”于晓静似乎全都明白了,望着这个令自己心悸的男生,她突然有些恨,也有一些可怜他。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复杂的让自己有些说不出来,看着面前呆若木鸡的李子明。她突然发现,那种恨,那种可怜全出自于她对他的怜惜。

李子明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自己就像一个乞丐似的保护着别人恩赐的东西,还天真的以为这本来就是自己的。可当他人拿回自己的东西时,自己的失落和空虚比没有时还强大,乞丐还是乞丐。李子明自嘲的笑了笑,扭过头来看见哭得大雨磅礴的于晓静,突然有种拥她入怀的冲动,可他还是忍住了。

“哈哈,这张梨花带雨似的脸还真有那么点意思。”李子明掐了掐像受惊兔子似的于晓静。

“啊!”于晓静没想到原来伤心欲绝的李子明,这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

“你没事了吗?”

“谁说我有事,不经历彩虹怎样能见风雨。我这颗小树经历些雷雨才能长成参天大树,是吧。”

“哼,害我担心半天,没想到你整天嬉皮笑脸的,还是一个情圣。”

……

“你怎么不说话了?”

“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傻。”

“我不觉得,这样的傻让人还挺敬佩。”

“是吗?”

“是啊,1个把自己的感情看做比生命还重要的男人才值得让人信任。”

“可我现在顶多算一小男生。”

“嘻嘻,冬天到了,春季还会远吗?”

大雪过后的天气格外的晴朗,太阳像一位柔顺的姑娘把她满头的金发散开,千丝万缕的照进这个世界的任何角落。窗外的微微寒风掺杂着阳光的秀发撞击着全部玻璃窗。已经很久没有出现的鸟雀这时也欢愉的蹦蹦跳跳,像是在跳一曲蹩脚的芭蕾舞。可是这并没有影响屋子里几个打扑克的人。

“子明,该你了,快点,别磨磨蹭蹭的。”赵磊一双小眼睛盯着手中的扑克牌,嘴却一刻不停的敦促着李子明。

“知道了,着甚么急,两十。”李子明似乎心不在焉。

“子明,怎样,最近不痛快吧。”张健伟笑眯眯的看了看李子明。

“空话,女朋友都让刘海抢走了,他心里能痛快吗?”赵磊抢着回答。

“你他妈少管,出你的牌。”李子明两眼似乎喷出了火焰。

“得,我怕了你还不行。”赵磊吐了吐舌头,“不过咱班的于晓静好像对你有点儿意思,一个劲儿的套磁。”

“你有完没完。”

“是啊,是啊,我也觉得呢,她挺配你的,我看你们两个聊得火热。”张健伟添油加醋的说。

“对,对,你就会对哥几个发脾气,对人家小姑娘,你还是嬉皮笑脸的,1脸的谄媚相。哥几个一看就来气。你要是搁在抗日年代,你非当叛徒不可,不用甚么老虎凳,辣椒水,人家小姑娘一个眼神就把你搞定。哈哈”

“是啊,是啊,准是特务。”张健伟大笑着嚷道。

“你们两个混蛋,还玩不玩了,不玩算了。”李子明把手中的牌一扔,“对了,我正告你们,不准乱说,诋毁我在人家心中的形象。人家可是祖国的艳丽花朵。别让你们这两瓶敌敌畏给喷死了。”

“哟,看,来了吧。”赵磊指着李子明嚷着说,“你到底有没有意思,没有我可上了。”

“对对对,别占着茅坑不拉屎,你要是不想,哥几个把这一亩三分地承包了。”

“滚,我先说的,张健伟你可别抢,信不信我和你拼命。”

“行了,就你们两个这当代的武大郎,还想美事呢,真可笑,哈哈……”

“西门庆,我告诉你,别逼我们两个动粗。”赵磊嚷道。

“谁怕谁,你骂谁是西门庆,看我不整理你们。”

“赵磊,揍他,他敢范众怒,灭了他。咱哥两个统一战线。”

“你他妈别光说不练,上啊。”

正当三个人闹得天昏地暗,不可开交的时候,门突然被打开了。被压在下面的李子明一看,身体燃起了火焰般,热剌剌的。有愤怒在身体里横冲直撞,可最后却像被谁用冷水浇灭了。

“子明,我……我来看看你。”刘海就像一个犯错误的孩子。脸通红通红的。

“哈哈,这不是刘海先生吗,怎样有时间看我来了。”李子明笑眯眯的看着他。

“别这样,子明,我是来向你道歉的。”

“道歉,笑话,你有错吗,那全国人民还活吗?不就横刀夺爱吗?抢得还是好朋友的。小事,这还用道歉吗?你要是觉得过意不去,非得来道歉的话,我也没有办法,你也不用说对不起。我直接跟你说没关系,还省你事了。我不仅说,还给你写上,你回去把它裱好挂在墙上,每天多看几遍,这是不是心里好受点。”

“李子明,你别太过分了。”刘海被李子明嘲讽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我告诉你,你别这样阴阳怪气的嘲讽我。我把你当成我最好的朋友我才看你来。我是对不起你,可我觉得我没错。我本来不想走进你和陈宇之间的,可我控制不住我的感情,我觉得我比你喜欢陈宇多十倍百倍。那时候,看着你两个在一起,你知道我多痛苦吗?可我还一个劲的劝自己,我不能对不起我的好朋友,不能,只要你对她好,我一切就都够了。可你后来都做了甚么,你不关心她,不疼她,乃至有时候还打她,骂她。可她还是迁就你。我心疼你知道吗,你知道吗?”刘海指着自己的心口的指节已微微泛白,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够了。”李子明渐渐低下了头,自责在自己心中蔓延。

“我再告知你,我觉得我没错,我没错。我想说对不起是由于我伤了你的心,伤了我最好朋友的心。”说完,刘海便跑了出去。

“唉,子明,别太伤心了。”在一旁观望的张健伟拍了拍李子明的肩膀,叹着气躺到了自己的床上。

“这不怪刘海,你不应该那样对他。”赵磊盯着发愣的李子明,喃喃的说。

“是啊,我做的有点太过分了,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李子明望着左右摇摆的门,叹了口气。

“找机会向他道歉吧,他应该会谅解你的,还有陈宇。”

“或许吧。”李子明苦笑了一下,“你们两个晚上有时间吗?陪我喝酒去,我请客。”

“借酒消愁愁更愁。哎,不过;哥几个勉为其难,陪你去。”赵磊背着手,晃了晃头。

“去你妈的。”李子明打了他一拳。

饭店柔和的灯光照着桌子上的杯盘狼藉,七八个啤酒瓶胡乱的堆在桌脚。张健伟醉醺醺的趴在桌子上。李子明和赵磊还在一杯杯的喝着。赵磊喝啤酒就像喝水,一杯杯的弄得李子明手忙脚乱。

“你慢点,行不行,谁也没和你抢。”李子明扳住赵磊的手,嚷道。

“慢点哪行啊,这是你请客。你这铁公鸡终究拔毛了,平常在小姑娘眼前你装大款,对哥们你就抠死了。这要不用力喝你,对得起共产党吗?”说完,又把杯子的酒喝的一干二净。

“健伟真熊,这几杯就倒了,还算不算个男人,呃。”带着几分醉的赵磊用力掐了掐张健伟,张健伟挪了挪胳膊,继续呼呼大睡。

“行了,你也少喝点,咱一会还得回去呢。”李子明拍了拍赵磊。

“好,你去付账,我把这几杯干了,再……再搀着这头死猪。”赵磊一边喝一边打着酒嗝。

晚上的寒风像刀子一样打在人们的身上,呼呼的声音把全部黑夜打扮的有些凄凉,也有些孤单。街道旁的商铺除了几家还在亮着的灯外,剩下的只剩下漆黑一片,李子明三个相互搀扶着歪歪倒到的向前走着。

在三个人摇摇摆摆的向前横冲直撞的时候,猛然间撞到一个人。而当那个人还没来得及躲闪,张健伟就毫不客气的把五脏庙的贡品都贡献到那人身上。那人立刻就崩了起来,一边擦着衣服一边破口大骂:“你妈的哪个王八蛋吐我一身,是否是想死,老子刚穿的衣服让你给弄脏了。”

“王八蛋骂谁?”赵磊虽然喝的乱七八糟,但仍然头脑灵活。

“王八蛋骂你,啊,你个混蛋,占老子便宜,妈的。”那人也真不客气,上去就踢了赵磊1脚。赵磊蹬蹬退了几步,瞪着眼睛骂道:“你妈的还动上手了,信不信老子揍你。”

共 15229 字 4 页 转到页 【编者案】小说诉说了一个年轻故事。谁都有年轻的时候,当我们年轻的时候,青春像酒一样春。那种不假思索的行为,那种毫不在乎的冲动,是年轻的专利。作者把这种年轻的朦胧描摹得淋漓尽致,让人好像生活在年轻中间。人物刻画也很具特点,避免了千人一面的创作缺点,人物形象鲜明,性格各异,具有感染力。【:耕天耘地】 【江山部·精品推荐09072 10】

1楼文友: 09:2 :02 甜蜜的苦果,这题目发人深醒。

痛风消肿活络油
广西治疗小儿癫痫病医院
冠心病患者的运动项目
Tags:
友情链接
太原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