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工智能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正文正文第166章搭配

2020.05.21 来源: 浏览:2次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166章

午后的阳光金灿灿的洒在凉亭的地面上,温暖而惬意,陈兴和张宁宁走到了小池子边的凉亭里坐着,小石板凳冰凉的冰凉的很是舒服,拉着张宁宁的手,陈兴一刻也不舍得松开,或许今天发生的事对陈兴来说是这辈子最值得纪念的一天,他做梦都不会想到在短短一天内他就向张宁宁表白,而后就是求婚,一切仿若在电光火石间完成。

生活总是如此的操蛋,谁也预料不到下一秒钟会发生什么。当然,此时此刻对于陈兴来说,生活不是操蛋,而是如此的美好和充满着美丽的憧憬,陈兴幻想着以后的美好生活,拥有张宁宁这样一位天之骄女,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说,做梦都会笑。

“结婚的事情我还得回家跟家里人商量,毕竟这是一辈子的大事,古人还讲究一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今天虽然已经不时兴那个,但怎么也得跟父母长辈商量一下,这是对他们最起码的尊重。”张宁宁小手轻轻挠着陈兴的手心,温柔的看着陈兴。

“那是肯定的,结婚这种大事不跟长辈父母商量,肯定是说不过去的,你父母也就你这么一个掌上明珠,你要是不跟他们商量,那他们还不知道得气成什么样子。”陈兴笑道,张宁宁家是豪门大户,陈兴可也不敢就这样将对方给拐骗了过来,张家随便打个喷嚏,都能把他吹到十万八千里远。

“我家可是比你以前那个谁谁的家族来得更加显赫,你怕不怕?”张宁宁俏皮的冲陈兴笑着,一双明亮的会说话的大眼睛眨呀眨。

“不怕,大不了还是被扫地出门。”陈兴淡淡的笑着,将张宁宁的手握的更紧了一点,“张宁宁,这一次,我无论如何也不会放手的,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

张宁宁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什么样的感觉,望着陈兴那饱含深情的眼神,她的眼泪差点掉了下来,女人,是感性的动物,有时候,内心深处的那根弦被触动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或许是男人说的某句不经意的话,或者是一个无心的举动,这一刻,张宁宁内心深处的那扇大门永远的为陈兴打开了,轻轻的依偎在陈兴怀里,张宁宁如梦呓语,“如果他们把你扫地出门,那我就跟你一块卷铺盖滚蛋。”

听着张宁宁这句状似开玩笑的话,陈兴不由得笑道,“你父母可就你这么一个宝贝闺女,你要是卷铺盖滚蛋,那他们还不得伤心死,所以你不应该那样做,最明智的做法就是坐下来和父母好好谈,可怜天下父母心,父母不论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都不会害自己的儿女的,所以做儿女的也应该多体谅体谅父母亲。”

陈兴心里并没有把张宁宁这句话真的当真,若是张家老太爷在这里的话,于2 月召开了财政领导干部转变作风密切联系群众专题民主生活会恐怕会摇头苦笑,他这宝贝孙女可是个外柔内刚的主,说出去做得到,真要是离家出走的话,谁也拦不住,张老太爷在高层的政坛里一句话就能够让一帮省部级大员噤若寒蝉,但他这小孙女一旦脾气上来了,张老太爷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陈兴在一点多的时候接到市政府的,让他到市长办公室去一趟,和张宁宁两人才不依不舍的分开,陈兴无奈的半开玩笑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上头一个打过来,我这种小喽啰只能屁颠屁颠的赶紧赶过去。”

陈兴没说现在海城市的市长就是昔日曾经对他冷嘲热讽的前女友母亲,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说了也没有任何意义,他跟张宁宁分享那段往事只是希望能够让张宁宁感受到他的真诚,彼此敞开心扉,而不是像个怨妇型的男人那般大吐苦水,如此反而让人看轻了。

“既然是公事,那你就赶紧去吧,我待会也要回江城去了,过些天再来看你。”张宁宁理解的说道,她的眼里也有不舍,毕竟这是两人刚刚确定关系的时刻,私底下更是连终生大事都敲定了,正是浓情蜜蜜的时候,现在就要分开,两人都有些不舍。

“宁宁,要不晚上就别回去了吧,这样赶来赶去的也累。”陈兴忍不住道,说出去这句话时又感觉有些不妥,他要一个女孩子家晚上留下来过夜,难免让人往那方面想。

“晚上留下来?那我要住哪,不会是你房间吧?然后你是不是想动什么坏心思。”张宁宁促狭的看着陈兴,眼里满是笑意。

“咳咳,当然不会,你看我像是那种人嘛,你留下可以住酒店嘛,要是不想住酒店,那就住我家,我家还有空房间,平日里都有打扫的,很干净。”陈兴干笑道,知道张宁宁是在跟他开玩笑,陈兴却是止不住的一阵尴尬,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已经饥渴到这种程度,刚跟人确定关系,就急着要跟人发生关系,天地良心,陈兴从刚才到现在,哪怕是张宁宁连终生大事都答应了他的时候,他将那具完美的身躯搂在怀里时,也一直没有那方面的想法。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那种人。”张宁宁娇笑不已,成心要抓弄陈兴,俗不知陈兴却是因为你能看到配合数学公式画的一幅幅创意图做贼心虚的缘故,这会只能一阵傻笑,他的私生活委实不是那么纯洁…说他不是那种人,还真是往他脸上贴金了,幸好张宁宁只是开玩笑,陈兴一阵心虚,不敢答话,这会沉默才是金。

“不戏弄你了,你赶紧去吧,正事要紧。”张宁宁善解人意,虽然不舍,也没强拉着陈兴不让走,以她的身份,随便亮出去,别说是市长要找陈兴,就算是市委书记要找,也得往后压一压,只是张宁宁显然不是喜欢用权势胡乱来压人的人,这是她跟一些嚣张跋扈的无法无天的权贵后代最大的区别。

“那好,我就先过去了。”陈兴点了点头,看了张宁宁一眼,欲言又止,他还在纠结刚才问的问题,张宁宁到底是留不留下来呢。

“晚上我就不留下来了,我要回江城一趟,然后回京城,咱俩的事我也得赶紧跟家人商量不是,反正早晚都要说,赶早不赶晚,要不然小心我爷爷到时候说你把他的宝贝孙女不声不响就给拐跑了,到时候真把你扫地出门了。”张宁宁细心的帮陈兴拉了拉衣襟,很有贤妻良母的潜质。

陈兴闻言一愣,感动的望了张宁宁一眼,对方这么快就在为两人的将来着想,张了张嘴,陈兴不知道说些什么,张家实在是太过显赫,昨晚见过省长张国华,虽然张国华没有流露出反对的意思,但张家毕竟是一个政治世家,儿女的婚姻大事不见得就能自己做主,连张家那种只是在地市一级层面上的厅级干部都会将女儿的婚姻当成政治筹码来联姻,更何况张家这种能够在中央层面上纵横捭阖的大家族。

陈兴虽然不知道张家的势力庞大到了什么程度,但也知道张家做主的只能有一个人,那就是一言九鼎的张老太爷,张国华不反对,不代表张宁宁就能通过家族那一关。

“宁宁,我跟你一块去吧,这种事,我应该跟你一块面对。”陈兴坚定的望着张宁宁,这种时候,他一个男人应该勇敢的站出来。

“怎么,真想跟我去被扫地出门呐,我爷爷身旁的警卫可都是荷枪实弹的哦。”张宁宁娇笑道,随即摇了摇头,“这次就不用了,下次你再名正言顺的以我男朋友的身份去拜访,我家里的事交给我去处理就好了,虽然我只是个女儿身,不过我在家族里的地位一点也不低,不要小瞧了我在爷爷心目中的分量。”

“可是……”陈兴正待说什么,张宁宁纤细的小手依然堵住了其嘴巴,给了陈兴一个放心的眼神,张宁宁神色淡然,正如张家老太爷所说,张宁宁外柔内刚,一点也不错。

轻点着头,陈兴无奈的答应下来,张宁宁的态度很坚决,陈兴也没法多说什么,只希望一切都顺利,这是关系两人终生幸福的大事,或许先让张宁宁回去跟其家人沟通也会好一点,他现在冒冒失失的跟着一块过去也不合适,真要遇到阻力,两人可以一块去面对。

随后,张宁宁说是要回去跟陈兴父母坐一坐,待会自己离开,不用陈兴送,拗不过张宁宁的坚持,陈兴只能先坐车赶往市政府,市长赵一萍平常难得召他见面,今天也不知道是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过往的事在两人心中都是有心结的,赵一萍刚到海城来的时候,除了一开始想利用陈兴探听周明方的一举一动才见了陈兴一面外,平常根本不会想主动见陈兴,而陈兴也很少到市政府来汇报工作,去过两次,赵一萍不是不在,就是没空见他,陈兴知道对方是不想见他,之后他也懒得再过来自讨没趣。

陈兴这会还没将事情跟吴安和李中民的事联系起来,上午杨振到他家去才说了这件事遇到很大的阻力,陈兴压根想不到杨振被一个叫回去之后,整件事的风向就发生了彻底转变,市委书记黄昆明已经注意到了这件事,而这正是陈兴希望见到的,黄昆明一旦插手了这事,事情就该往他预判的方向发展下去,市长赵一萍能不着急才怪,只是杨振从黄平办公室出来后,却是急着布置人手再去将吴安带回来调查,忘了第一时间跟陈兴知会这事,否则陈兴这会多少能预料到跟什么事有关。

来到赵一萍的办公室门外,赵一萍的秘书洪燕让陈兴先在会客室稍等片刻,赵一萍手头有点要事要处理,给陈兴倒了一杯水,洪燕陪着陈兴在会客室小坐,比陈兴还小一岁的洪燕是江城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她跟陈兴的经历有些相似之处,都是被上天眷顾的宠儿,能够成为赵一萍的秘书,洪燕也是运气使然,在官场里面混,天大地大,运气最大。

从一个办公室里的小科员成为赵一萍的秘书,洪燕同样经历了一步登天的幸运,她已经跟了赵一萍三年,赵一萍从江城调任海城,当时也给了她选择的余地,一是跟着赵一萍到海城来,一是选择去一个油水丰厚的部门,赵一萍会帮她安排,还能安排个一官半职,不一定会有实权,但副处级待遇绝对少不了,洪燕最后经过深思熟虑,还是决定跟着赵一萍到海城来,她看好赵一萍的发展,认定赵一萍能够再重新调回江城,到时候她作为赵一萍的心腹,同样是水涨船高,而她做出这个选择,亦让她真正的被赵一萍所接纳,成为其心腹。

洪燕暗中在观察着陈兴,陈兴从秘书到副县长再到县长,洪燕觉得对方所走的升迁路线完全是她可以复制的,她现在的身份同样是领导秘书,只不过赵一萍的职务和级别没有周明方那么高而已,但这不代表她以后就会输了陈兴,她决定跟着赵一萍到海城来,洪燕觉得这是自己做的最正确的选择,因为赵一萍对她的器重和信任与日俱增,日后她不是没有往上爬的机会,只要紧紧抱住赵一萍这条大腿,她就有希望。

“陈县的工作好像很忙?好像很少看到陈县到市政府来汇报工作嘛。”洪燕笑着瞥了陈兴一眼,她刚才从赵一萍的话中感觉到了赵一萍对陈兴的严重不满,洪燕不知道陈兴跟赵一萍两人在七八年前早就有交集了,她不过才跟了赵一萍三年,以往的事她还没机会知道,但赵一萍对陈兴的不满绝对是货真价实的,洪燕跟了赵一萍三年,这点判断力要是没有,那她这个秘书也不用当了,而洪燕此刻觉得自己有必要稍微暗示一下陈兴,卖一个人情给对方。

“是很少过来。”陈兴淡淡的笑了笑,洪燕是赵一萍的秘书,陈兴试图从她的话中捕捉住对自己有用的信息,秘书是领导的第二个喉舌,陈兴干过这样的角色,对此了解甚深,领导秘书说的每一句话,有时候不是光听听就算的。

“那陈县可真是跟别人不太一样,我看下面县市的干部都巴不得一天多往市政府跑几趟,在领导跟前多露几次脸,陈县倒是反其道行之,不怕让领导不满?张市长恐怕在气头上,陈县要有个心理准备。”洪燕笑着道,说完这句话,便站起身,她觉得自己已经给了陈兴足够的暗示,“我过去看看,看张市长忙完了没有。”

陈兴点头说了声好,对洪燕暗中给自己提示微感诧异,对方倒也真不怕卖错了好,这样就想卖他一个人情,目视着洪燕走出去,也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在故意卖弄风骚,屁股一扭一扭的,倒是将那包裹在职业套装的臀部展现的风情万种。

不多时,洪燕走了回来,让陈兴现在过去,陈兴提了提精神,走进赵一萍的办公室里,陈兴琢磨着对方会不会先给自己一个下马威,这可是十分符合赵一萍风格的,私底下,陈兴可是将赵一萍的形象跟恶女人的形象给联系在一起的。

赵一萍埋头在办公桌上写着东西,陈兴进来,赵一萍头也没抬,若是面对其他领导,陈兴会觉得这个举动很正常,可是搁在赵一萍跟他俩身上,陈兴难免要认为赵一萍这是故意要给他颜色瞧瞧,甚至刚才洪燕说赵一萍有要事要先处理,陈兴都怀疑赵一萍这是故意想将自己先晾一会,这会,恐怕赵一萍还要再冷落他一下。

陈兴抬头瞥了眼墙上的时钟,记下了时间,等赵一萍抬起头时,陈兴再次扫了一作者:下墙上的时间,赵一萍晾了他十五分钟,不算长。

“你这个县长倒是比任何人都忙嘛,也没见你到市政府来汇报过一次工作。”赵一萍面容平静的看着陈兴,看不出有任何的个人情绪,唯独那眼神深处的冷意暴露了他内心的真实想法,她对陈兴一直没有好观感,以前是,现在仍然是,本来这种厌恶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逐渐消散,但在知道陈兴成了周明方的秘书,而周明方又高升成为省委组织部的部长,赵一萍对陈兴的反感一下子又爆发了出来,陈兴愈发出息,她就越感到不舒服。

“我到市政府来过两次,不过张市长您不是出去视察,就是有事太忙,我都没机会跟张市长您汇报下工作。”陈兴不动声色的反击着。

“是嘛。”赵一萍冷笑,却否则可能会被公司认为你同时与新公司保持劳动关系是没再说什么,她的确看陈兴不舒服,陈兴说的那两次她依稀有印象,不过陈兴作为下属,敢这样直接顶她的话,她心里的怒气可想而知,冷哼了一声,赵一萍直奔主题,俨然是一副命令的语气,“听说吴安那起案子的两个受害人跟你是朋友,你让她们自个去公安局陈述案情,就说不再追究此事,已经和当事人私下调解了。”

岳阳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老年人腰椎有骨刺怎么办
安徽妇科医院哪家好
天津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静脉血管堵塞怎么治疗
济南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Tags:
友情链接
太原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