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万物互联

国科天迅房亮为国立芯实现中国高可靠通信技

2019.08.16 来源: 浏览:0次

  国科天迅研发的FC-AE-155 领域首款ASIC

  2011年9月29日,随着火箭助推器喷射出耀眼的火花,由中国科研力量自主研发的我国首个目标飞行器和空间实验室“天宫一号”在酒泉顺利发射升空,中国航天事业自此迈入了新的重要里程。

  发射当天,房亮和所有观看发射的科研人员一样神情紧张。当最终看到“天宫一号”顺利进入预定轨道,而后平稳开展太空作业时,主控室内响起了久久不绝的掌声。作为中科院载人航天工程空间应用系统的主管设计师,当房亮看到他和团队参与研发的有效载荷数据处理与传输系统安全稳定运行之后,他忍不住喜极而泣。

  在过去的5年间,中国载人航天工程空间应用系统为了满足载人空间站的载荷组应用需求,寻找更符合严苛环境数据传输要求的总线技术,进行了艰难的研究和探索。而在当时,主流的光纤总线技术在美国军方已经成功应用,但他们对中国实行严厉的技术封锁。而当时国家和科研一线早就意识到:我国航天工程和军用武器必须坚持自主研发和技术创新。

  为了打破这种被动僵局,包括房亮在内的中科院空间应用中心光纤总线研发团队,通过对国内外总线技术进行论证和研究,最终开发出了整套国产FC-AE-155 协议,并且在协议实现、测试设备,尤其是芯片研发设计多个核心环节,实现了完全自主可控。其技术性能指标中的通信总线速率达到了2.125/4.2bps,远超当时国内主流军用总线的1Mbps。

  此后,在相继发射的“天宫二号”、“天舟一号”,以及海军某发射系统上都采用了该项技术,充分验证了其可靠性。但在房亮看来,这项来之不易的科研成果,其最高价值远不止于此。

  婉拒院所要职离岗创业,立志放大科技成果的市场能量

  2014年,已经从助理工程师磨练成为副研究员、从工程岗转向管理者身份的房亮,在中科院大力推进科技成果转化的背景下,面临着人生规划的重要选择:一是调往中科院某局,担任要职;另外是在所里做产业化,离岗创业。

  几乎是毫无犹豫,房亮很快便向所领导递交了辞职报告,同时拿出了他围绕“光纤总线技术”撰写的落地计划书。

  实际上,早在之前,房亮通过参加院里组织的联想培训班,就笃定了要离岗创业的决心。当他把最初想法告知所领导时,出于对人才的“保护”,所里先安排房亮在所里孵化的科技公司事业部进行挂职,一面为做产业化打经验基础,同时反推市场的真实需求。

  “在性格上,我天生是个不安分的人。而对于从事的技术本身,我保持了绝对的自信。基于此,我给所里表明的态度很坚决:即使是失败了,也绝不回头!”房亮说,当时所里给出了在职人员创业相对宽松灵活的过渡期,包括停薪留职、保留编制等,但他毅然婉拒了这些“优待”,将所里相关的职位、身份等全部舍弃,斩断了个人所有退路。

  2015年,房亮带领所里的三个技术骨干,外加社会上招聘的几位研发人员,开始谋划组建团队事宜。房亮毫不讳言,当时所里的技术骨干跟着他出来创业,本身就赔了身家性命。“作为带头人的我,如果先给自己留了私心和后路,那整个团队的创业决心是受到鄙夷的。我首先要对跟着我的‘兄弟’负责!”

  当然,抛去这份创业 和事业冲动之外,房亮的急切同时来源于对当时体制弊端的痛惜。他告诉说,包括光纤总线技术在内,运用在载人航天等国家项目上的尖端科技成果数不胜数,但这些成果当时仅满足了当下的课题和项目的“小圈子”需求,并未发挥科技成果在对其他领域的市场价值,一定程度上造成了科研力量的浪费。

  房亮举例说,2008年时,某科研团队针对国家某航天项目,研发出了当时世界上读写速率最高、指标性能最优的大容量存储器。可惜的是,在圆满完成相关任务后,由于缺乏资源投入,该项技术并没有在技术潜力和市场拓展上深入挖掘。而到了2010年,所涉技术领域先后有竞争者进入,这项曾经领先行业2年之久的佼佼者,错失了最佳技术转化窗口期,遗憾地泯然众人矣。

  2015年年底,房亮的科技成果转化团队——国科天迅在北京正式注册成立,团队致力于载人航天科技成果市场化应用,实现关键核心技术自主可控,成为我国高可靠光纤通信领域的创新引领者。而在彼时,早就关注光纤总线技术的几家国内投资机构,很快便向国科天迅加注了天使资金。

  科技创业九死一生,国科天迅的坚守与蜕变

  眼看着自己的创业想法,从雏形变成了硕果,老东家中科院持续支持,外部业务订单也纷至沓来。然而令房亮始料不及的是,正值意气风发的国科天迅,却遭遇了来自市场的“当头棒喝”。

  已在中科院工作十年的房亮,曾一贯保持着科研人员的“书生气”——踏实较真,甚至有些固执,这也成就了国科天迅团队最早给客户呈现的优秀的技术创业者印象。然而,当有客户提出与已有技术路线不完全吻合的特殊需求时,团队的原始性格却暴露出了短板。

  “有时候,因为技术实现的意见相左,我们拿出自己的专业理论,甚至和客户辩驳争吵。”房亮回忆说,当时有个军工单位已经有意向要采购我们的产品,但他们的具体需求却与我们的技术路线差距很大,要想满足客户,几乎要将国科天迅的产品路线重新来过。作为当时的团队来说,出身于国家队,拥有国家级奖项头衔,在技术方面过分自信执拗,这种“不合理”的要求显然是不会被接受的。最终,国科天迅拒绝了这个单子,把机会拱手让给了另外一家公司。

  类似这样的案例,国科天迅在前期遭遇的并不算少,也因此错失了很多合作机会。这些教训,给了房亮很大的打击和触动:一味地信奉技术为上,却忽视了客户的需求,国科天迅创业早期的思路是完全错误的。

  痛定思痛。在抛弃了先前的思维误区之后,国科天迅逐渐转变了创业观念,努力提升服务品质,坚持与用户同进步,开始尝试以用户需求为导向,提供创新性的产品和技术服务,并以此来实现技术的不断迭代升级。房亮说,当我们把重视客户满意和助推用户成功作为第一原则后,再经过与需求侧不断地磨合和试错,反而保持了研发团队持续不竭的创新动力。公司成立几年间,研发团队在“总线式”FC-AE-155 组技术领域取得了极大突破,技术路线和产品体系也呈现了更加多元化,占据着行业前端位置。此外,国科天迅研发出了国内首款高可靠ASIC光纤通信协议芯片,其重量、能耗、体积等均达到指标最优。合作客户则遍及中科院、清华大学、中航工业、中国电科等院所高校。

  创新引领发展,在我国高可靠光纤通信领域,国科天迅目前所处的是一个蓝海市场。作为一个技术驱动型团队,面对行业发展的瞬变和国内外激烈的竞争态势,尽管国科天迅摒弃了纯技术论,但他们此后过得也并不轻松。房亮介绍说,自成立以来,团队将数千万资金用于研发投入,一面迎合着市场的预期,一面又遭受着资金压力。

  2017年6月,国科天迅首次出现了“资金危机”。房亮回忆说,由于当时研发任务紧、投入大,我们账面上天使轮的钱已经快用完了,还陷入了核心人员离职的管理危机。为了挺过难关,我抵押了自己的房子。而另外的几位高管,也先后主动帮公司筹钱600多万。直到次年的2月份,我们A轮资金才到位。

  在共渡难关的这段时间,国科天迅的核心团队不仅没有被困难吓倒,反而坚定地选择了相互信任和坚持,团队因此变得更有凝聚力和战斗力。也是在这个时候,公司凝练出了一套全新的文化价值观:讲真话、干成事、有担当、同进步。讲真话和干成事是日常工作的基础作风,这种氛围下涌现出了一大批有担当的人,公司助推用户先成功,真正做到了员工、公司与用户的同进步。

  团队的患难与共,客户优先的服务导向,更加夯实了房亮的创业信心。而今的他,说到那几段低谷期时显得从容淡然。“创业本身就是九死一生的过程,单靠技术领先未必能始终当赢家。但在事业低潮中,团队对事业的坚持,对未来的清晰预判,包括对文化和价值观的吸收和认同,才是创业成功的核心价值点。”房亮说,在将来,我们依然会传递这样的坚持:讲真话、干成事、有担当、同进步。

  也正是在以“市场+技术+团队”实现最优匹配的架构下,国科天迅成立近4年来,交出来令人欣喜的财报数据。据了解,2015年底公司成立,从2016年开始,连续三年销售合同的增长在 00%以上。按照房亮保守测算,在2019年国科天迅将继续保持三倍以上的高增长。而就在中科院北京分院刚刚公布的“2018年度科技成果转化奖”名单中,国科天迅的新一代军民两用FC-AE-155 光纤通信总线协议芯片项目斩获了特等奖。

  谈及国科天迅的未来战略,房亮说,除了继续发力在航空航天、军工等领域之外,目前公司已在无人驾驶、车路协同、工业控制络等细分市场有所布局,希望通过高质量服务和技术创新,早日实现更多领域的高可靠通信核心技术的自主可控。

小孩便秘快速通便方法
生物谷灯盏花药业生产技术
什么药物减肥不反弹
Tags: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