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传感器

掌御万界第十七章仲裁之人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掌御万界 第十七章——仲裁之人

第十七章――仲裁之人

练成凡人八重,龟息之境后,祁继走出静修殿,对玄老问道:“玄老,已经过去几天了?”

玄老仔细看了看祁继,眼神中满是赞赏之色,“不错,十天时间练成龟息之境。哪怕是在大衍皇朝,也是绝世奇才了。”

祁继则是笑道:“我只是强行服食了一颗金莲子,所以才能到达凡人八重的。”

玄老点头说道:“九转金身第四转的实力,强行服食金莲子虽然不太好受,但也不会受伤。不错,不错,现在你可以开始修炼《七煞拳》了。”说着,玄老把《七煞拳》的拳谱拿了出来。

把拳谱交给祁继后,玄老继续说道:“这几天我一直在看这拳谱,虽然这只是玄级拳法,但如果是至情至性之人修炼,其威力不会输于地级武技。七煞拳只要是以情入拳,虽然只有七式,但却代表了人之七情。喜怒哀乐忧思恐,每一种情绪,都是人的感情极致。而且最主要的一点就是,这拳法不但是练形,同时还是炼心。”

祁继不禁疑惑,“玄老,何为炼心?”

玄老只是摆手,“说不清楚,只有你懂了,才能明白,别人是教不了的。”

祁继听完玄老所说,也是暗暗惊讶。玄老虽然是器灵,但跟随祁天魔帝不知多少岁月,见识广博无人可及。能让玄老都如此夸赞的拳法,肯定是好东西。

于是,祁继也不再耽搁,拿着拳谱,便走进了静修殿。按照拳谱上的图形口诀,开始修练起来。

七煞拳,一招一式中,都能带起各种情绪。祁继手上演化招式,同时心中时而欢乐,时而悲愤。逐渐的情绪汇集,思念如流,祁继不禁回想起在春雨城的日子。

在春雨城时,祁继虽然过的凄苦。但是每天和丐帮兄弟在一起,有哭有笑,有食不果腹之时,有大快朵颐之日。有抢夺洗髓丹之勇,也有行乞街边之辱。

身如柳絮,随世沉浮。

一时间所有的情绪,在祁继脑海中轰然爆炸,最终却化为思念。

此刻的祁继,虽然不断地演练着招式,但脸上却是泪水横流,最终却只化为一句话,“小黑,大眼,兄弟们,你们还好吗?”

霎时间,思念如河,永不停息。

恰巧祁继正在演练第六式,思煞式,瞬间一道拳罡迸发而出,冲出去十米之远,才逐渐消散。

玄老不知何时站在祁继身后,“你可懂了?”

祁继擦拭泪水,“懂了,不过只懂了思煞式。”

玄老却说道:“领悟一式便足够了,七煞拳至情至性,可以磨练心性,但若是过分沉迷其中,便会迷失自我。领悟思煞式,足够你击败陆晋元了。”

祁继点了点头,随后问道:“玄老,距离赌斗之日,还有几天时间?”

玄老回答道:“今天便是赌斗之日,底片上部不够清晰罗森已经在外面满山找你了。”

祁继听了这话,连忙走出玄天塔,回到精舍之中。可就在祁继想出去时,却听到门外,有个熟悉的声音说:“那小子不会是跑了吧?他在火云宗也捞了不少好处,我才他是把五绝剑藏起来了,就是想找个机会开溜。”

祁继不用多想,便知道说话之人肯定是陈无疑。于是,祁继推门而出,大声说道:“谁说我跑了!”

门外竟然不光是陈,还有罗森,冷韩,程素衣,罗严,和外门管事王勋。

罗森一看祁继从精舍走了出来,连忙上前,“我说祁师弟,你这些天去哪儿了?没有出什么意外吧?”

祁继尴尬地一笑,他自然不能说他进入了玄天塔中,只能胡诌道:“我在这精舍里坐不住,就跑到山里去修炼,结果就忘了时间。刚才突然想起,这才急匆匆地赶了回来。”

陈却是不咸不淡地‘不代表和讯观点)花果山旅游属猴游客免票天!这是婚礼?90后的“打工心经”聚焦中国城市地下水危机朝鲜进行第三次核试验中央一号文件聚焦三农新西兰乳品检出二聚氰胺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哼’了一声,“谁知道是真是假?”

不过众人却没有理会陈,程素衣则走了过来,对祁继说道:“你最好快点成为内门弟子,到时候有了传讯牌,我们也知道你的消息,也不至于如此担心你。”

祁继憨笑一声,“我会尽快成就先天,那陆晋元就是我第一块踏脚石。”

罗森大笑一声,“好,咱们这就去踩烂这块踏脚石。”

在罗森的带领下,祁继穿过内门弟子的区域,来到了一座演武场。

演武场正中,是座篮球场大小的擂台。擂台四角都有复杂的花纹,似乎是某种阵法。在擂台东侧,则是一座高台。

罗森给祁继介绍道:“这擂台是宗门特别设立的赌斗场,专门给那些有仇怨的弟子使用。宗门禁止弟子互相厮杀,有了恩怨就上这赌斗场解决。”随后,罗森又指了指,擂台东侧的高台,“那是给仲裁准备的地方,可以俯视全场。虽然不禁止赌斗,但却是点到即止,一旦出现伤亡,仲裁会立马禁止的。”

就在这时,陆氏兄弟和一群陆氏子弟走了过来。

陆晋元看见祁继,便直接讥讽道:“没想到你还敢来,是不是被罗森抓回来的。我刚才可是听说,你怯战逃跑了,怎么又回来了?”

祁继针锋相对地说道:“我本来是想跑了,可是被罗师兄抓了回来。他对我说,你是陆家最杰出的……”

陆晋元听到这儿,造成众多ST股跳水。仅11月18日以来顿时面露喜色。其他人也是面色古怪,不清楚祁继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都等着祁继再说下去。

这时,祁继话锋一转,“……的废物,所以我就又回来了。”

“你!”陆晋元顿时怒瞪双眼,大有一言不合,大打出手之势。

可是陆千帆却拦住了他,依旧心平气和地说:“晋元,何必跟他这个山野小子一般见识。等上了赌斗场,你就可以清楚地让他明白,谁才是废物了。”

陆晋元看着祁继,一阵阴笑,似乎吃定了祁继一般。

陆千帆则看着罗森说道:“罗师兄,为了这场比拼公平,我特意请了一位前辈作为仲裁。”说着,便闪身避让。一位中年男子,便从他身后的人群中走了出来。

“段前辈,请!”陆千帆恭敬地说。

祁继不禁好奇地问道:一件家居最终到买家手中“这人是谁?”

程素衣低声回答道:“这人是段家的段云飞,是先天七重的高手。不过,这人的妻子是陆千帆和陆晋元的亲姑姑。让他做仲裁,简直就是想逼死你。”

罗森也是冷哼一声,“段前辈,你可是先天七重的高手,何必来趟这趟浑水呢。再说了,你可是陆晋元的姑父,你来做仲裁,有失偏颇吧。”

段云飞冷笑道:“我堂堂先天七重,来给凡人境的赌斗做仲裁,已经是纡尊降贵。你竟然还敢质疑我?”

罗森面色一寒,恭敬地说:“我是不敢质疑段前辈,只不过我已经提前邀请了一位德高望重之人,来做这场赌斗的仲裁。”

段云飞依旧冷笑着说:“你个宗主捡来的小子,能请来什么德高望重之人,能比我的上我吗?”

罗森依旧不卑不亢地说:“是否比您尊贵,等那人来了,就知道了。”

此时,祁继也不禁疑惑,低声问道:“罗师兄,你到底请了谁?”

罗森没有回话,不过程素衣却神秘一笑,“等那人到了,你就知道了。”

而另一边,段云飞依旧神情倨傲,“笑话,让我等他,他配吗?如果三息之内,那人再不来,我就是这场赌斗的仲裁了。”

段云飞此言一出,那些陆氏子弟也是俩年起哄,齐声呐喊起来。

“一!”

“二!”

“三!”

就在陆氏子弟喊到‘三’时,一个声音轰然想起。

“段云飞,我有资格让你等吗?”

人未来,声先至。如天雷滚滚,响彻天地。

罗森等人齐齐朝着声音来处拜去,同时喊道:“恭迎宗主!”

杭州治妇科哪家医院好
南宁治疗妇科习惯性流产哪家好
治疗白癜风医院费用
Tags:
友情链接
太原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