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芯片

代表鹤舞月明第七五七章好日子

2020.09.17 来源: 浏览:1次

鹤舞月明 第七五七章 好日子

第七五七章好日子

“嗯!竟然是幻境?关于信任的幻境吗,这就算过关了?不知道怎么才算失败,嘿嘿,玄冥金甲龟,强大种族的族兽,手段果然不俗,不知道接下来会是什么。回去一定要向师姐请教一下,不过事关妖兽的天赋神通,师姐也未必説得清楚吧。如果不是幻境,同样的情形下,我会告诉夏师叔流火密境的事吗?也许会吧,没生的事,谁又説的准呢。”

在花园崩溃的一瞬间,凤如山就从幻境中清醒了过来,摇摇头苦笑了一声,深吸一口气,稍微平息了一下心神,迈步向前走去,心里尽量想些轻松的事情来放松自己。

“师姐已经应该回碧水门静修,准备闭关冲击元婴了吧,不知道师姐和师叔哪一个先结婴成功,要是师姐先迈过这道坎,师叔一定又会找借口收拾我,嘿嘿,凤家堡马上也要有自己的元婴老祖了,而且一下就是两个,可惜,两个都不是正牌的凤家子弟,凤家列祖列宗地下有知,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会生气,……。”

普通的幻境,最常见的就是考验修士对七情六欲的控制力,比如有关勇气、情欲、权势、力量、忠诚、背叛之类的考验,这些凤如山都曾经见识过,但关于信任、友谊这些很难説得清的幻阵,他以前从来没有听人提起过,更不用説亲身经历了。凤如山刚刚领教了玄冥金甲龟幻阵的诡异,接下来自然不敢疏忽大意,不过幻阵不比杀阵,法力、神识消耗并不大,实在没什么好准备的,他也只能尽量让自己放松心情而已。嘴里不停的唠叨废话,无疑是不错的放松。

归凤山,凤家堡后面群山中的一座不起眼的小山,据传此地曾有一头凤凰栖息于上,经万年修炼最终化为九天凤鸾,因而在凤家堡附近小有名气。不过在整个凤鸣山,有类似传説的山峰,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因此归凤山也就是在凤家堡小有名气罢了。归凤山不高,高约两百丈,也不大,宽约五里方圆,满山苍翠碧绿,景色极佳,是一处安祥宁静的世外桃园。可惜归凤山景色虽好,山上的灵脉散漫,灵气并无出色之处,即使是对炼气初期的小修士,也没有足够的吸引力,一般很少有修士光顾。

归凤山的山脚之下,建有一座普普通通的小院,小院四周古木参天,枝繁叶茂,浓密的树枝完全掩盖了一座二层小楼的屋dǐng。小院中间一块半亩大小的池塘,月明之夜,微风吹起,水雾摇曳,如梦似幻,朦胧飘逸,池塘边上一架葡萄,上面一串串紫红色的葡萄,葡萄上细细的水珠,如珍珠般在月光下晶莹透亮。

幽静的小院,花香浮动,秋虫唧唧,一位略显肥胖的中年人坐在葡萄架下的石凳之上,脸带笑容,悠闲地品味着一杯不知名的美酒,眉宇间却似有几丝忧色。

“咦,老朱,你不在前面喝酒吹牛,到我父母的小院中来干什么,我警告你,我父母年纪大了,闻不得太油腻的东西,你不许在这儿烤肉啊!”

凤如山却对归凤山很熟悉,对这个小院更熟悉,这是他父母居住的小院。

“我知道,不会打扰伯父伯母的例如:上辨论、上评选等。。哈哈,老凤,我就知道你也会过来,前面小兔崽子们太吵,我来这躲一躲。很久没有和你两个人喝酒了,有新酿的好酒拿一葫芦出来。”

朱玉北微微一笑,指了指眼前空了的酒杯。

“哈,老朱,今天是师叔、师姐的结婴庆典,凤家堡几千年来最好的日子,你敢説凤家堡没有好酒,小心小清听见收拾你。”

凤如山哈哈一笑,顺手拿出一个淡黄色的酒葫芦,也不管新酿旧酿,径自替朱玉北加满。

“凤家堡自然不缺好酒,不过我还是喝你酿的酒习惯些。嗯,还是老味道,老凤,我俩第一次喝酒时,你才十五岁吧,是炼气几层来着?啧啧,转眼三百多年了,真是光阴如梭啊,还是修仙好,要是凡人,我俩早就化作一把黄土了,哪里还能坐在这儿喝酒。嘿嘿,当时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新叶城两个最垃圾的小修士,有朝一日也会成为高高在上的金丹老祖。”

朱玉北嘴里嘟囔,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长长地打个极其夸张的酒嗝。

如果愿意,金丹真人自然不会真的喝醉,解酒的法术并不罕见,但老朋友见面斗斗酒量,用法术解酒的话,就不是朋友之道了。朱玉北在前面就喝了不少,跑到凤慕白的旧居,原也有躲酒之意。

“是啊,最垃圾的两个小修士,我第一,你第二。现在是最垃圾的两个金丹,还是我第一,你第二。”

慕容雪菲和林飞凤的结婴庆典,凤家堡的好日子,凤如山自然喝得更多,连吐字都有些模糊不清了。

其实当年炼气期两人混迹于新叶城,一个沉稳干练,足智多谋,一个心思灵活,行事不拘一格,在小圈子中的地位并不差,但凤如山修炼春风化雨诀,朱玉北是半路出家,若论正面的战斗力,两人确实不大拿得出手,説声最垃圾,不绝对准确,大的错误也谈不上。

“第二就第二,我不和你抢。”

朱玉北张嘴想説diǎn什么,却现似乎不能很好地表达出自己的想法,説不得自己拿起酒葫芦咕咚咕咚一阵猛灌,直到将半葫芦酒灌完,才舒爽地打个酒嗝。

“哈哈,你能抢得过我?天底下谁能抢得过我?师叔、师姐也不敢和我抢。”

凤如山瞪了朱玉北,摇一摇头,嘴巴动一动,最终长长的叹口气。

“老凤,每个人的道路不一样。慕容师叔和师姐,一个是冰灵根,一个是雷灵根,一个阵法天赋出类拔萃,一个炼器才气家学渊源,又都是dǐng级宗门出身,从一出生就注定要成为万众瞩目的人物,你不要和她们两个比。垃圾第一依靠科技创新下力量构建 高精尖 经济结构。着力推动 城市病 治理工作向纵深发展。聚焦治理大气污染又怎么样,谁説第一垃圾金丹就不能结婴,不过晚两天罢了,有慕容师叔和师姐帮你,总有一天,你也能迈出这一步。无耻之徒的几句狗屁言语,你还当真了?”

慕容雪菲和林飞凤几乎同时结婴成功,同日在凤家堡举行结婴庆典,凤家子弟自然是扬眉吐气,把此事当成凤家堡的节日来操办。就是附近的小宗门、小家族,无论心里怎么想,也都要派人来凑凑热闹,不仅要派人来,而且都是够分量的人物,比如离火宗的赤离天民和百巧门的莫空潇,是无论如何少不了的。

这种修士晋阶的庆典,其实就是向盟友、向对手展现实力,重新划分排名,调整利益。这个时候展现出多大的实力,就能够得到多大的好处,这是心照不宣的事情,也是重新划分利益最平和的手段。如果有关的势力此时不来,也不会有人説什么,但一旦真正和新崛起的人物生冲突,其他人没有重要的理由,是不会、也不能插手的。

由最高端的战力确定大势的进退,由下面的人手去具体执行,这也是修仙界家族、势力间最正常的竞争方式。

当然,如果是在dǐng级宗门,一名元婴算不得什么,慕容雪菲和林飞凤的晋阶,对慕容家和林家的地位就没有产生太大的影响,但对凤家堡来説,就是天翻地覆的差别了。对周围的势力而言,也是非常关键的一个事件。

凤家堡挤上了拥有元婴修士家族这个舞台,核心地盘和核心利益,就要在这个庆典上确定下来一个大致的框架和范围,外围的利益,大家再各施手段,争长论短。

来祝贺的人之中,其中当然有人是真心替凤家堡高兴,然而世间事,人间情,有人开心就有人失落,真正算起来,开心的还是少数,更多的,还是羡慕之中夹杂着嫉妒、担心、畏惧等等诸般情绪。

来参加庆典的金丹真人,对两位新晋元婴真君,除了祝贺,大家自然不敢説什么,也没什么好説的,事实在那儿摆着,三百岁结婴,无论如何看,两人都是天才中的天才,可谓前途不可限量。但对凤如山这个凤家堡的“老堡主”,有些人就忍不住要阴阳怪气的来几句“凤堡主慧眼识英雌,真是福缘深厚”之类的“夸奖”。

要知道,1oo年前,凤家堡还只是众多小家族中毫不起眼的一个,连传承能不能维系,都岌岌可危,看着一个昔日里远不如自己的势力突然变成需要仰视的存在,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毫不费力的接受如此的转变。

当然,这些人原本就和凤家堡不怎么对路,只要对慕容雪菲和林飞凤表现出应有的尊重,对自己来几句怪话,凤如山不会当真,表面上是一笑置之,倒也没有出什么漏子,其他人也没有放在心上,不过朱玉北却有diǎn担心,所以早早的来到凤慕白的旧居,看有没有机会“劝解”凤如山几句。现在凤如山有了酒意,如此直白的坦承,朱玉北也终于决定不再绕圈子。

唯一比和一个醉鬼绕圈子説话更愚蠢的,就是一个醉鬼想和另一个醉鬼绕圈子説话。



绍兴专治白癜风的医院
德州好的白癜风医院
济源治疗白癜风医院费用
Tags:
友情链接
太原物联网